骁骑京都营,十三营里。

因为是训练外的休息时间,所以当熊帅和那两个人带着三笼子的鸟儿回来后,瞬间引起了十三营里所有人的关注。

大家伙儿都好奇不已的围着熊帅等三个人,将视线全部落在了他们手中的鸟笼上。

“熊副营长,你们这次买回来了多少鸟儿啊?”

“熊副营长,这是什么鸟儿啊?会不会说话?放出来让大家伙儿乐乐呗!”

“熊副营长……”

“去去去,该干嘛都干嘛去,别过来围着,怪热的。”熊帅伸手将那些围过来的人拨拉开来。

“熊副营长,你听说了吗?咱们十三营来新人了。”就在这时,有个人突然说道。

“啥?这时候来新人?什么情况?”

一般来说,军营都是有固定的时间去招纳士兵的,而且能够进入京都骁骑营的人都是从各处各地经过筛选之后才能进来的。

如今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来了新人,着实是奇怪的很。

“是陛下下的旨意,来的人叫赵落幕,不知熊副营长你听说过没?”

“谁?赵落幕?就京城赵家那个特别有名,干啥啥都不行的纨绔子弟赵落幕?”

“正是啊。”

“卧槽!什么情况,陛下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来十三营?疯了吧?”

熊帅的话刚说完,就看到身后的军营中冒出一个人的脑袋,那个人弱弱的开口说道。

“请问,你们现在讨论的人是我吗?”

空气有半分钟的凝滞,众人顿时禁了声,视线不由自主的在熊帅跟赵落幕的身上来回转悠。

瞬间,场面莫名的尴尬。

就在这时,就看到赵落幕开口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开口道。

“没事没事,你们尽管讨论,就当我不存在,我不介意的,真的,呵呵!”

“……”众人。

“其实,你们方才说的没错,以前的我的确做啥啥不行,干啥啥不好,要不是因为我的身后有赵家,早饿死,或者是被人打死了。”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的赵落幕是想要改变自己,提升自己的。所以我求了陛下,让陛下将我派到了你们的骁骑京都营里历练。”

“从今天起,我赵落幕也是你们十三营的其中一员了,你们如何训练,我便如何训练,绝对不叫苦叫累。”

“但凡你们发现我偷懒或者反悔了,我赵落幕便甘愿接受你们十三营的一切惩罚。”

看着赵落幕面色坦荡的说出了这些话来,熊帅等人倒是不由的对他高看了一眼。

看来传闻到底是传闻啊,当不了真。

人家赵落幕看起来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废柴纨绔啊。

况且有句话说得好,叫浪子回头金不换。

人家赵落幕有那样的家世,就算一辈子吃喝玩乐又能如何?人家赵家完全养得起。

可是呢,赵落幕这个大少爷自己下定决心要来军营历练改变自己。

这得下多大的决心啊。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熊帅等人正视他了。

几个人正围在这里说话的时候,突然有士兵前来报告。

“熊副营长,我们在营帐外面抓到了一个贼眉鼠眼的人,初步怀疑他是个奸细,您看……”

“敢来骁骑京都营放肆,真是嫌弃命长了是不是?去,把他给我带进来。”

熊帅一声命下,很快就有两个士兵压着一个左右挣扎的人走了过来。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吗?知道我外公是谁吗?还不松手!”

听着那熟悉的腔调,看着那熟悉的人影,熊帅不由眯起了眼睛。

“怎么是你?小子,你竟然敢跟过来?”

“是我啊,你快告诉他们,我们认识,让他们放手啊,真的抓的我好疼啊!”杨巅贤看到熊帅后,连忙开口。

“难道你之前在茶馆的时候是故意接近我们的?”熊帅身后的那个人开口。

“不是!谁没事干了故意接近你们作何?我只是不服气你们质疑我的实力,我是真的会驯鸟!”杨巅贤哼道。

他也没想到啊,跟着这三个人走啊走,竟然走到了骁骑京都营,还被抓了进来。

“行了,放开他吧。”

“这小子这么蠢,又没有一点儿功夫,除非谁脑子有毛病,才会派这样的人来当奸细。”熊帅开口。

“喂,说话就说话,你怎么骂人呢,谁蠢了?小爷我聪明着呢。”杨巅贤不服气的揉着自己的胳膊嘀咕着。

“行了,这里是军营重点,你赶紧离开这里吧。”熊帅甩了下手,立刻有人打算将杨巅贤给送出去。

“等等!”杨巅贤连忙后退几步,躲开了来人。

“你小子还想怎样?”熊帅有些不耐的开口。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来军营呢,能四处看看不?”

“不能!你当军营是什么地方呢?你家后院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赶紧滚,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熊帅哼道。

“别啊!大家都是熟人了,不要这么伤感情嘛,我就随便看看,绝对不乱走乱闯,行不行?”杨巅贤笑的很是自来熟。

“不行!来人,给我把他丢出去。”熊帅一声开口令下,立刻有人过来抓他。

“哎,你们这是干嘛啊?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的像什么样啊?”

“别追我啊,你们快停下啊。”

“喂哎,放开我啊,男男授受不亲啊!”

杨巅贤的吵吵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以至于将军营里的林沉渊也吸引了出来。

“怎么回事?”

“哎?你你你……你不是那个林沉渊?白瑾梨的男人吗?看我看我,还记得吗?我是杨巅贤啊,以前石头村的那个杨巅贤啊!”

看到林沉渊那张熟悉的面孔后,杨巅贤顿时有些激动的喊出了声来。

“营长,你们认识?”听到杨巅贤的话后,熊帅不由看着林沉渊问道。

“怎么回事?”林沉渊淡淡的问道。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林沉渊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杨巅贤也是刚到京城没两天,正坐在自己家的茶馆里寻思着接下来的打算呢,就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去他们家茶馆喝茶的熊帅等人。

听熊帅等人提到了驯鸟,他便来了兴趣,以为是同道中人呢。

结果在展示自己驯鸟技能的过程中,他失误了。

眼看着熊帅等人十分不相信他的离开了,杨巅贤心中就特别不服气,非要跟上来跟熊帅理论一番。

结果没想到,跟着跟着,就跟到了军营里。

还特别巧合的见到了他想见之人的相公林沉渊。

若不是今天有缘见到了白瑾梨的相公林沉渊,他也是会派人打听白瑾梨家的消息后,专门上她们家去拜访的。

“呵呵,林大哥,你看咱们可都是老熟人了,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的为人你也清楚,我压根不是什么坏人,对不对。”

“从小到大,我爹管我管的那么严格,什么都不让我做,非要逼着我读书,硬生生的折断了我想入军营的梦想。”

“如今好不容易到了你们军营,就不能暂时的收留我,让我四周看看,弥补一下我幼时未能从军的遗憾吗?”

“不能,国有国法,营有营规。”林沉渊淡淡的开口。

“林大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啊啊啊!”

杨巅贤想跑过去抱着林沉渊的胳膊哭,却被林沉渊给闪开了,他顿时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林大哥,好歹我跟你娘子曾经也是同一个学堂出来的同窗吧?”

“好歹我们曾经也一起参加过比试,合作过生意吧?你就不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对我好一些吗?”

“你当真会驯鸟?”林沉渊淡淡的问。

没记错的话,杨巅贤这厮的确算是个不学无术,一心扑在遛狗逗鸟逃学上面,又有些小聪明的纨绔。

“当然是真的!小爷我是那种会骗人的人吗?若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我会跟着他们来到这里吗?”杨巅贤有些生气的说着。

他是做什么都做不好,但是驯鸟遛狗逃学玩骰子那是专业的。

谁若是质疑他这些方面的技能,他是不会开心的。

“嗯,给你个选择。要么,现在离开军营,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要么,留在军营里半个月作为观察期,若是表现的好,我会给你一个进入十三营的身份。”

“但是一旦留下,你就要遵守我们十三营的规矩,不得随心所欲,否则我会派人将你乱棍打死丢出去。”

听林沉渊这么说,一旁的赵落幕瞬间开口了。

“营长,留下他干嘛?一看就知道他是个惹事精。难道你忘了,我也是驯鸟遛狗的高手,整个京城中没人比我赵落幕更懂这些了。”

听赵落幕这么说他,杨巅贤顿时有些炸了。

“谁是惹事精?小爷我从来不主动惹事的好嘛?”

“你会驯鸟遛狗了不起啊?你得意啥,以为你能比的过小爷我吗?小爷我玩鸟的时候,你还蹲在地上玩泥巴呢,切!”

“呵呵呵呵呵呵!大家抬头看看天上,是不是有头牛在飞?”赵落幕冷笑。

他.赵.京城中最有名的纨绔.落幕,岂能容忍别人在他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这些?

完全不能忍!

“你丫什么意思?在说小爷我吹牛是吗?呵呵,来啊,小爷我就留在十三营不走了,咱们两来比试比试,看谁的能力大!”

原本听到林沉渊的话后还有些犹豫的杨巅贤瞬间来了劲儿,打心底不服气的他非要跟赵落幕比个输赢出来。

“比就比,我赵落幕还没怕过谁!”赵落幕。

“呵,说的小爷我好像会怕你似的!”杨巅贤。

“……”熊帅等众人。

啧,总觉得他们在十三营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枯燥了。

《农女有田超给力》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农女有田超给力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农女有田超给力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农女有田超给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云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一并收藏农女有田超给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