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的早朝从各位大臣进来时就能感觉到不同寻常的紧张气氛。有些新入朝的年轻大臣们左顾右盼着想知道问题出在哪,但当他们看到立于朝堂最前方的云朗时便瞬间明白了什么。

云朗虽然名上只是太傅而已,可是他在许清在位期间的权力可不仅仅局限于教太女知识这一点。他的权力之大,关系网之广几乎覆盖了许国的士农工商各个领域。之前有人弹劾过他,可他不仅没有受到一丁点的波及,反而那位弹劾他的大臣却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被撤了职。因此云朗绝对称得上是大家最不想正面交锋的重臣。

虽然如今已经是许烟执政,可是云朗毕竟是亲自教导过许烟的老师。许烟对他的态度如何自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无端揣摩的。不过无论怎么说,云朗突然归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是让他们极为好奇的。这六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而他归来之后又会对许国的政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各位大臣都默默的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装作恭敬的样子,实际上却在头脑风暴着各种猜想。

于是许烟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一幅格外和谐安静的画面。她疑惑地蹙了蹙眉,再环视一圈下面的臣子们,确定他们都来了之后她更为好奇了。不对啊,之前他们不是一来了就吵吵闹闹的吗?怎么偏就今天如此安静了?

许烟在迎春的搀扶下缓缓坐下。她在这一群低着头的大臣中看到了平日里闹得最凶的兵部尚书常汀和御林军总统领昆邢,迟疑着问道:“常大人今日可是身体不适?”

常汀没想到自己会被许烟点到,忙打了个哆嗦出来回禀道:“谢陛下关心,臣身体安康。”

许烟顿了顿,又看向昆邢,换了种方式问道:“昆大人可是最近京城事务繁忙有些劳累?孤看你都打不起精神了。”可不是没有精神嘛,这都不吵架了,得有多严重才能放弃与常汀的每日一杠啊!

昆邢默默流泪,心想女帝干嘛单单挑他们二人出来问话,这不让那位太傅注意到才怪了。可他还是向前一步恭敬地回道:“臣无碍,谢陛下关心。”

这下轮到许烟沉默了。她看了看台下鸦雀无声的诸位大臣,一时竟还有些不太习惯。想到这里,她暗自唾骂自己太过矫情。人家吵吵闹闹的时候嫌他们不把她放在眼里,现如今他们安静了下来,又觉得浑身不对劲。

许烟决定不再纠结此事。她咳了咳,对台下道:“那就有事启奏吧。”她这句话一出,好多人都在下面暗自交换了眼神。比如现在急得脸都涨得通红的那位大理寺卿,他昨日在书房里想了一天今天该如何参那位太常寺卿一本。他家的女儿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他的大儿子,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他环视了一圈,没有一位大臣愿意出来说话,他自然也不敢做那出头鸟。

许烟看着这异常的一幕,真是啧啧称奇。她迟疑着出声问道:“怎么,昨日天下太平无事发生吗?今日竟都无事启奏吗?若是无事的话便退朝吧。”她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退朝,这么说也只是激他们一下。看看大理寺卿那张涨红了的脸,若是再不启奏的话怕是就要在这金銮殿上闹出人命了。

话音刚落,确实有人走了出来,可却不是许烟想象中的那位大理寺卿。许烟蹙着眉看向队伍末尾站出来的那人,一下子戒备了起来。

只见柳霏倏地跪下,对许烟磕了三个响头后声若洪钟般说道:“启禀陛下!臣有要事启奏!”站在前方的云朗听到她的话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台上的许烟使了个眼色。

许烟直到此时才发现云朗的存在,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来上朝。不过这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眼前柳霏要说的话。她会如同云朗所想的那样说出退婚的事情吗?许烟的心突然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起来,心里不知道是期待还是什么旁的情绪。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柳霏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微笑。她从袖中拿出来了一份厚厚的奏折恭敬地捧在手上对许烟道:“陛下!臣要参太傅一本!”柳霏此话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安静的大臣们突然爆发出了喧哗声。

许烟忙派迎春下去,紧接着便听到了柳霏接下来的话:“太傅消失的这六年里压根就不是什么重病缠身!他是害怕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在众人前被曝光。太傅当青云书院院长的这些年里贪墨无数,协助卖官,贩卖私盐甚至于杀人放火,强夺民女!”

许烟压根没有想到云朗背后居然做了这么多丑事,更别提下面那些大臣们了。而此时下面的大臣们也明显分为了两派。一派是瞬间白了脸色,恨恨地看向柳霏;另一派则是窃窃私语,在云朗和柳霏之间不停看着。许烟一时间接受到这么大的信息量,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可是柳霏的爆料仍在继续,不会给这些旁观者一丁点喘息的机会。正当她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安静听着的云朗突然疾步向她走过去,随后一脚踹在了她身上道:“一派胡言!区区一个七品小官也能空口无凭的随意置喙重臣,是谁给你的胆子?”

柳霏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无畏地说道:“谁说我空口无凭?我柳霏做事从来都是准备的齐齐全全,绝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你虽身为重臣,可你凭借着你的身份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我柳霏身为言官,哪怕今天要我以死谏言我都要为许国除掉你这颗吸血的毒瘤!”

周围年轻的言官们听到柳霏此言顿时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他们怒视着云朗,像是如果云朗再做出什么对柳霏不利的事情来他们便会一哄而上保护柳霏。就连许烟都忍不住被柳霏这段话感动。

云朗此刻算是被逼到了绝境,他恨恨地盯着柳霏手里的奏折道:“只不过是凭空捏造出来的证据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种垃圾根本不能拿到陛下面前!”说着便要夺走柳霏手中的奏折。

在一旁的迎春眼疾手快地挡在了柳霏面前,拿走了她手中的奏折。随后冷着一张脸对云朗恭敬地说道:“太傅稍安勿躁,此事自会有陛下定夺。必不会诬陷了太傅。”

许烟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沓厚厚的奏折,看着台下的柳霏和云朗,她生平第一次在政事上产生了动摇。

《云烟畔见烟云色》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云烟畔见烟云色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云烟畔见烟云色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云烟畔见烟云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抓住一只阿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抓住一只阿紫并收藏云烟畔见烟云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