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池芫所料,池老五根本不敢告状,躲着养了两天伤,除了沈昭慕那一拳,他脸上看不出任何伤痕,至于身上……

宫宴上再见时,池芫勾着朱唇,似笑非笑地在对方走路微微一瘸一拐的腿上扫了一眼。

她可是专挑痛的地方下的脚,为此,还穿了一双类似花盆底的鞋。务必保证,踢人的时候最痛。

对上池芫那眼神,五皇子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暗暗恨意地咬了咬牙,不过,想到什么,他又同坐在对面的皇妹玉盈公主交换了个眼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玉盈公主眨了下秋水眸,端坐优雅,好似根本没有和她皇兄有过什么眼神交流,但她眼角余光扫了眼穿着嫣红华丽宫裙、艳压群芳的池芫,眼睫一颤,掩过眼底冰冷的嫉恨。

宫宴左不过也就是些歌舞表演,皇帝官场话走走过场,池芫没怎么认真听。

只是看了眼对面的沈昭慕,刚要收回视线,后者端起酒盏,微微朝她举了举,嘴角笑意温柔和煦。

池芫嘴角一扯,别过了视线,转而举杯朝笑容温婉可亲的沈臻笑,然后沈臻也举杯,两人饮了一杯果酒。

池熠看得眼角直抽搐,不禁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瞪了眼沈昭慕,眼神明晃晃地写着——

你也就这点能耐?还不如你妹魅力大。

沈昭慕:“……”

这位三皇子整日的往驿站跑,就差将心思写在脚上了。

还每次都打着来和自己对弈的旗帜,沈昭慕呵笑,想到昨日他回击的那句“舍妹自幼生长在西赵,如今我又要与她回西赵,绝不忍她只身一人在异国他乡”,配合着池熠吞了苍蝇一样的脸色,他嘴角笑意就加深了几分。

回想先前池熠对他的抵触之情,沈昭慕微微看了眼自家皇妹,不禁出神地想,池熠喜欢她什么呢?

迷糊又聪明?这些小聪明也没有多吸引人,还有些爱闲操心,像个小老儿似的。

于是他又想,这样说来,池熠对沈臻的喜欢是发自内心了,即便是平平无奇的沈臻,也还是能让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高傲的东楚三皇子一再退让。

这般,他又想起沈臻说的,他细数了那么多池芫的缺点,却并未因为这些缺点讨厌对方……

也是喜欢?

他看向对面红裙昳丽,容貌无双的小姑娘,她生得是真好,可他从前却很是不喜她这过浓艳的美,觉着如她内心那般,透着毒辣。

如今却瞧着,五官无一处不合心意眼缘,当然,他更喜欢的是她的性子,骄纵护短,敢爱敢恨。

不过,他想起自己的人查到的那位被池熠和孟皇后选中的青年,又不由得抿了下唇角,口中酒苦涩,心间情绪翻涌。

如果他去了诗会,会不会……

不,不会。

他清楚地知道,他不能去,去了不仅改变不了什么,还会给她,给他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

但扪心自问,甘心让她和旁人琴瑟和鸣么?

是不甘心的。

沈昭慕终于意识到,他逃避的,驱逐的,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根本无法扼杀泯灭。

有些人,第一眼见时不觉有何,却逐渐在心底生根。

原来,这失控的,叫人苦恼辗转反侧的,就是男女之情。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9,当前好感度79,恭喜宿主呀!害,又抠了个1下去,质子这抠门的性子!

池芫:???

虽然但是,他什么时候又完成了自我攻略了?

79……噗,池芫险些被果酒呛着,再来1点,这好感度就完美了。

不过躺赢的人也没什么资格嫌弃了。

她想着,朝对面投去深深的一眼。

从男人温润的眼里瞧见了从前没有的深沉晦暗。

就像是,被盯上了的猎物和狩猎者的对视。

池芫忙别开了视线。

沈昭慕却再没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过。

酒过三巡,东楚皇帝近来身子愈发不好,他喝了几杯便露出倦色,一旁的淑贵妃却还娇声笑语地敬他。

孟皇后瞥见了,只是唇牵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随后恢复端庄威仪的面貌。

她朝下方看去,见池芫贪杯,不禁蹙了蹙眉心,就要命人下去提醒一句,却见有人先了她一步。

沈昭慕让小泉子将解酒的菊花茶端给池芫。

这一幕,没什么人发现,但盯着池芫的孟皇后却瞧见了。

她黛眉一拧,朝沈昭慕那边看去,却见对方直勾勾地望着池芫,眼角眉梢都是温煦宠溺的笑。

这情形……和她之前警告他时,完全不一样。

那时这位质子,冷静自持,保持理智,清醒地选择了好走的康庄大道。

但此时此刻,孟皇后不由得捏紧了广袖中的手,只觉着池熠难得办砸了一件事,这头玉华的心思还不知有没有被摁下去,那厢这西赵质子怎么回事还对玉华动了心了。

可惜池熠一门心思在不理睬自己的沈臻身上,根本没发现皇后递过来的眼色。

池芫刚要喝一口菊花茶,一旁的玉盈袖子微微一甩,似是没注意到她手里还拿着温热的茶盏。

“啊,对不住皇妹,我,我带你去换身衣裳吧!”

池芫手中的茶尽数泼在了自己身上,她抿着红唇,乌云压面,凉凉地看向玉盈公主,后者面带愧疚,起身垂着头像做错的宫婢似的,这卑微惶恐的样子,落入旁人眼中,倒像是池芫欺负了她一样。

“不用,本宫自己去。”

池芫没好气地起身,扶着红袖的手,就要走。

“皇妹,你酒饮得多,还是皇姐带你去吧,都是皇姐不好,方才没有看清,皇妹不要生我的气……”

尽管玉盈公主掩饰得很好,但池芫却猛地一个激灵想到了重要的剧情拐点。

她深深地望了眼看不出伪装之色的玉盈公主,饱含深意地眯了下眼角,“好啊,那就有劳皇姐了。”

这宫宴提前了,她缓和了和沈昭慕的关系,却没想到,原本原身人生重大转折的戏份还是落在了她身上。

只是这次刽子手换成了玉盈。

她回头,看了眼沈昭慕,后者似是蹙了下眉心,但末了,只是朝她定定地看了一眼。

不知为何,那一眼,带着万分的安抚力量,池芫唇角勾了勾,本就没有多害怕的心,更加安定了下来。

《快穿:女配又跪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快穿:女配又跪了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快穿:女配又跪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本宫无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宫无耻并收藏快穿:女配又跪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