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后额头上的宝蓝点翠钿子衬得她十分威严,她弯身坐在了上手的椅子之上,轻轻的摸了摸小尾指上的护甲道

“皇帝有何处置不明的?正好儿,哀家来替你处置。”

乾隆帝有些慌乱的看了身旁的皇后一眼,匆忙道

“不必了,皇额娘,这是儿臣后宫之中的事情,不能让皇额娘跟着烦心,令贵妃,还是带太后回去歇息罢。”

令贵妃面露为难之色,还不待开口。

就瞧见了座上的皇太后扬了扬手掌,冷冷的开口道就瞧见了座上的皇太后扬了扬手掌,冷冷的开口道

“不必了,哀家既然大晚上的来了这儿,就没有回去的道理。”

她抬起眼来看了看皇后与和亲王,冷笑道

“皇帝,不要以为哀家年纪大了,就什么都不知晓了,你要处置的事儿是什么,哀家一清二楚。”

乾隆帝面色悻悻,叹了口气道

“儿臣让皇额娘费心了。”

皇后闻言,诧异的看了乾隆帝一眼。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对皇太后言听计从了的。

自己浑然不知。

皇太后开口吩咐道

“清漪,带上这些伺候的人,都出去把守。”

殿内统共也没有几个奴婢在,吴书来还在殿外头守着,只有皇后的贴身大宫女玉琈,令贵妃的贴身宫女腊梅在此。

崔嬷嬷领了命令,便带上两人出去了。

玉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皇后。

皇后拍了拍她的手,给了一个安定的眼神,让她安心。

殿门重新掩上,偌大的屋子里头,灯光昏暗极了。

皇太后满意的看了看众人道

“这下儿,就只有咱们一家人了,哀家也不愿意多绕弯子,一五一十,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就好。”

皇家的事情,就是天下的事情。

只是这家事,却不能为百姓所知。

帝王之家的纷争总是要多些,可这些争斗,若是落在了百姓的眼睛里,或是奸贼小人,就是于天下安危有关了。

殿门重新掩上,偌大的屋子里头,灯光昏暗极了。

皇太后满意的看了看众人道

“这下儿,就只有咱们一家人了,哀家也不愿意多绕弯子,一五一十,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就好。”

皇家的事情,就是天下的事情。

只是这家事,却不能为百姓所知。

帝王之家的纷争总是要多些,可这些争斗,若是落在了百姓的眼睛里,或是奸贼小人,就是于天下安危有关了。

乾隆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皇后,不动声色的把她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论她做错了什么,护着她的时候儿,就仿佛是身上的一种本能,

令贵妃静悄悄的挪到了太后的身旁站着。

殿内呈现出来一种十分奇特的景象。

令贵妃与皇太后站在高位之上,倒是乾隆帝护着皇后,和亲王站在一侧。

几个人就这样硬生生的站着,像是一种敌对的姿势,又像是对峙一样。

乾隆帝率先打破了这样的气氛,他笑了笑道

“皇额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皇后霎时抬起眼睛来看了看他。

他坚毅的背影挡在自己的面前,几乎遮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乾隆帝这个人,无论嘴上如何,心底里始终都是在护住自己的,这一点,皇后无论何时都深信不疑。

皇太后冷冷笑道

“怎么?要哀家说的难听么?皇后。”

到了这个时候儿,一切都不想再拐弯抹角了。

她话语之间直直的指向皇后,一点儿都不遮掩。

“哀家来之前,皇帝在此审问什么?”

乾隆帝面色尴尬,小步的走上前去,压低了声音道

“皇额娘,儿臣与皇后之间,不过是夫妻之间小打小闹,不值得惊动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他心底里十分明白。

若皇太后将这件事全部抖落出来,不管结果如何,自己与皇后,都再也回不到当初。

只是皇太后不明白儿子的心思,又或者说是她明白,却不想遂了他的意思。

只见她伸手挥了挥,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

“弘历,你过来。”

乾隆帝便回身看了一眼皇后,有些不放心的抬步走近了。

只见皇太后轻轻开口道

“额娘在这儿,弘历,你不要插手了。”

她的声音轻柔却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乾隆帝眉头紧皱,无奈的看了一眼太后,身旁的令贵妃,急忙转过了目光去。

皇太后见他默不作声,还以为是乾隆帝默认了自己的意思,便也开口道

“皇后,跪下罢。”

皇后有些无措的看了一眼乾隆帝,只见他转过身子去了,自己看不清楚他的面色,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无枝可靠,无人可依。

她无奈的弯下身子,正要跪下的时候儿,却有一双手拦住了。

只听弘昼有力的声音传来

“皇嫂无错,为何要跪?”

他死死皱着眉头,到了这个时候儿,宁肯鱼死网破,也不愿意有何旁的委屈了。

只可惜,二人还不明白即将要迎来的是什么。

乾隆帝双拳紧握。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皇后,在被另一个人护着。

皇太后看着二人这副做派,只觉得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气急攻心,她冷笑道

“怎么?天子面前,和亲王也要行不伦之事么?”

这话已然是十分的难听了。

乾隆帝都觉得不忍入耳。

和亲王努力的平复了内心的怒火,他抬起头

“儿臣不敢,只是,天家该是和睦一团,才可为天下表率,而不是皇太后无罪责罚?儿臣只是疑惑,皇嫂犯了何罪?”

皇太后怒道

“哀家无罪责罚?皇后最是行规矩体统,哀家身为长辈,让她跪下请安,又有何妨?何况,你睁开眼瞧瞧,如今,就是最大的错”

和亲王的手挡在皇后的面前,拦住了她要跪下的身体。

皇后悠然叹了一口气,无声的掀起来了裙摆,轻轻的跪了下来,声音平静。

“臣妾知错。”

她语气平静的让人心疼。

和亲王看着这样的皇后,心里有一块地方,止不住的鲜血淋漓。

太后似乎是满意了一些,她看了看跪着的皇后,愈发觉得是她狐媚,天家,何时何地出过这样的丑闻。

“皇后,哀家今日到这儿来,也并非专为责罚,皇帝与你之间的事,还是你们二人处置好些,哀家只是因为,近日查出来了一些乌糟东西,心里觉得堵得慌,这才想来问问你。”

她言罢看了一眼身旁的令贵妃。

皇后目光幽怨,她低着头道

“臣妾明白。”

话少的惊人。

和亲王有些看不下去这样的宫闱争斗,偏偏皇后也不让自己插手多问半分,自己怎么能忍心看着她受苦受难。

弘昼握了握拳头道

“太后既然要查办后宫中事,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皇太后扬了扬手,微微笑道

“不急,此事,与你也有干干系,这样急着走做什么?”

弘昼转过身子来,有些疑惑的看了皇太后一眼。

后宫之中的事情,什么时候与自己有过干系。

乾隆帝暗暗的摇了摇头,牙关紧咬

“皇额娘。”

太后抬起眼来看了看他,无奈道

“额娘是为了你好,不要管。”

乾隆帝无语的背过了身子去。

皇太后冷冷的开口道

“事到如今,哀家也不必在这儿兜弯子了,皇后,哀家只问,你二人,这些年来,有没有过越矩之礼?”

皇后赫然的抬起来头,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茫然。

她看到身旁的和亲王弘昼,又看了看令贵妃站在皇太后的面前,一脸的洋洋得意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心中恍然大悟。

这就像是一个圈套,自己与和亲王,心甘情愿的钻进了这个圈套里去。

只是自己不确定,布局的人,究竟是皇太后与令贵妃,还是负手而立的乾隆帝。

她咬紧了嘴唇,迟迟的不开口。

乾隆帝不愿转过身子来,他索性弯身进了内殿里去。

皇后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心底里有些无边无际的发冷。

她想起来许多年前,先皇后病逝德州城的时候儿,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自己,说是自己觊觎后位,谋杀了孝贤皇后。

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自己被关在不见天日的舟船上整整一个日夜,乾隆帝,连问都没有问一下儿,他只是沉浸在失去发妻的痛苦之中。

而获罪之时,当皇太后与嘉妃一口认定是自己致死了孝贤皇后,他只是在旁边袖手旁观。

沉重的木板一下一下儿的击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儿,自己也只看到了他负手而立的背影儿,逐渐在自己的视线里模糊了起来。

他总是这样,当自己对他满怀期望的时候儿,他会突然离开。

大殿之内安安静静。

和亲王倏然之间跪了下来。

“太后明察,儿臣与皇嫂之间,清清白白。”

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变得有些局促慌张起来。

若是说没有越矩的念头儿,弘昼自己都不愿相信。

她是自己年少时候就喜欢的人,也是自己此生最最亏欠得人,再次回到京都城的时候,已然是物是人非事事休,这么多年来,自己只对她念念不忘。

可是,若是说不伦之举,自己是从来不敢的。

他深深明白,皇后也不是那样的女子。

她坚毅,刚烈,有着将门女儿的气魄,绝不会容忍自己做出来不洁之事,何况,她也心爱乾隆帝,自己的兄长。

皇太后看了看二人跪在地上,说出口的话实在是荒唐至极

“清白?叔嫂之间,有何清白?这么多年,你的心思,人人皆知,还敢在哀家面前说清白?”

乾隆帝已经进了里间之内,这些话,他也是听得到的。

和亲王伏下了身子道

“太后,儿臣与皇嫂之间,一直恪守礼数,即便是儿臣有何心思,也与皇嫂无关。”

过往的事情,谁人都无法否认。

皇后曾经是弘昼的妻子,这件事谁也不敢不承认。

先帝爷的旨意,亲自赐的婚,天下皆知。

如何证明清清白白?

弘昼也没有否认的意思,他抬起了眼睛,直直的看向坐上为虎作伥的人。

皇后跪在原地,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早就让她的膝盖隐隐作痛,如今更是难受的厉害了。

她低垂着头,看不清面色

“皇额娘,臣妾为后多年,自问没有顶撞得罪您,为何皇额娘要一直这样待我?臣妾是与弘昼曾有婚约,可前尘旧梦,臣妾与他都不曾提起,倒是您与宫里别有用心的小人,一直将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皇太后身旁站着的令贵妃,有些无措的低下了脑袋去。

皇后的目光灼灼,仿佛要在她身上盯出来一个窟窿去。

令贵妃有些心慌意乱,皇后聪慧,自然明白这件事,与自己脱不了干系,若是此次不能够扳倒皇后,日后,只怕自己就要身陷囹圄了。

皇后垂下了眼睑

“臣妾身为六宫之主,怎可被人污蔑如此不伦?”

她身心俱疲,自从为后十几年来,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对待过。

皇后恪守礼教,她一直做得很好。

只是如今,她是真的失望了,对乾隆帝的失望,对后宫的失望。

太后眨了眨眼睫,眼神之中,也有一丝怅然。

她也是想过好好待皇后的,只是利益驱使,自己不得不对她如此。

乾隆帝过于心爱她,而自己的钮祜禄氏一组,亟待扶持。

她隐下去心里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从令贵妃手里接过来了一封书信,扔到了地上

“这是京中王府,你的侧福晋的亲笔书信,她是你的枕边人,也是王府里唯一女眷,已经招认,你与皇后确有不轨之举,你仔细瞧瞧吧。”

蜡黄的书信被甩到了地面儿上。

和亲王费力的从一地的青瓷碎片之中拿起来那封书信,果真是侧福晋粟玉的亲笔所书。

只是,其中的字句,却是与从前的内容截然不同。

弘昼的手都禁不住颤抖了起来,那纸张也滑落在了地面儿上。

皇后努力的看了看,只看到了结尾处,几句话赫然显眼

“王爷昼夜思念,常出入宫中,妾虽是王府中人,却更明白人理纲常,觉得此事实在有违皇家体面。”

她想起来了那个温温柔柔的女子,怎么也能够写出来如此荒诞的话语。

《宫闱浮尘》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宫闱浮尘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宫闱浮尘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宫闱浮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爱叉烧饭6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爱叉烧饭6并收藏宫闱浮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