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她奶就是这样,烧着烧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们说,花儿奶死了,然后我看到有好多人一起把花儿她奶给埋到了土里去。

呜呜……

我不要,我不要他们把娘埋到土里去……”

凌清宁趴在床沿泣不成声,紧紧的揪住凌氏的手,深怕一旦松开,娘就会被抢走似的。

她一哭,凌清哲也跟着啊啊大哭。

小小的房间里顿时乱成一团。

门外的季氏一看势头不好,暗骂一声晦气,悄然离开了。

凌清浅“……”

“你们不要乱想,娘会没事的。”

在这个时代,因为一个小小的发烧感冒就丢了性命的人不在少数。

一个是因为医疗技术有限,但更多的是因为生病了没钱看医生,拖着拖着,人就给拖没了。

但有她在,她不会让凌氏发生那种事。

“你们要相信姐姐,快别哭了,我们一起照顾娘。”

说话间,凌清浅又拧了一条湿帕子想替凌氏擦拭腋下。

然而,她才解开凌氏的衣襟,入目便见一道狰狞的伤痕。

凌清浅心下一惊,脑海中闪过季氏抽打她的画面,三两下撩开凌氏的衣服。

“嘶……”凌清浅倒抽一口冷气。

凌氏身上,纵横交错着无数藤条打出来的伤痕。

伤痕有新有旧,有一些结痂了,有一些却已经化了脓。

其中不少,就是因为那半碗米汤才挨的打,而她竟然看凌氏没有表露出不适,就忘了那茬。

凌清浅心头一酸,充满自责。

季氏这个老虔婆!!金庸中文

周身戾气涌动,这一刻,她只觉自己给季氏的教训太轻了。

“你跟弟弟在这里用湿帕子替娘冷敷,我去找爷,给娘叫个郎中。”

“叫郎中?爷怕是不肯的。”凌清宁眼眶红肿,忧心忡忡。

“你照顾好娘就成,其它的交给我。要勤换帕子。”

凌清浅交待一声,风一样出了门。

凌氏的身体素质不比昨晚上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虽然伤得重,但是个练家子,身体底子也好。

昨晚她只给他物理降温,温度就下去了。

她回来前,那男人还清醒过来一次,迷糊间,他吃了点她喂的东西才又睡下。

凌氏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发烧,她手头上又什么药都没有,找郎中才是最稳妥的。

一路小跑,穿过后院,绕过侧门奔向正屋。

沈有仁他们所在的沈家大院是后来新盖的,青砖白瓦很是气派。

正屋跟全村的房屋一样,坐北向南。

左右各两间厢房,中间是大大的堂屋。

东西两侧又各有六间厢房,中间空出来的是前院,然后再是沈家大门。

正屋最东面最宽敞的这一间,便是沈有仁夫妇的房间。

而凌氏母女住的,是沈家老房,老房里面盖着猪圈、鸡圈、茅房什么的,连着新房的后院。

此刻,凌清浅只觉得这一段路异常的漫长。

一口气跑到正屋最东边的厢房,却见房门紧闭。

“砰砰砰……

爷,爷呀!救命啊……”

凌清浅用力砸门大声呼喊。

“大清早的你鬼叫个啥啊?还让不让你爷休息了?”

喜欢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轻风浅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风浅语并收藏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