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海一时怔住。

难不成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敢情他这是不想说吧?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本就是抱着找机会报答的心思才会问的,但如果小兄弟不想说……他也不勉强!

沈海已经做好了不再追问的准备。

然,耳边却又传来年轻男子清越中带着哀伤的声音:

“二十多天前,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躺在大仙山脚下,当时的我,浑身是血……

我想不起来我是谁,只要一想,我就会头痛欲裂……

于是,我就暂时寻了处山洞安顿下来……”

顾寒玦‘神情哀伤’,将女孩与土地庙的事摘除,又隐瞒了自己全名,只取前两个字;

而后将这阵子发生的事,真假掺半的说了出来。

沈海听完他的故事,盯着他的侧脸,良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他活了大半辈子,别的本事没有,但看人还是有几分准头的。

这小兄弟脸上的哀伤不似做假,所说的事也并无漏洞。

然,他跟大丫之间的熟捻与默契,却并不似他所说的那般,只是在山上偶然遇到过就能生成的。

由此可见,他并未对他说实话,或者他说的是实话,但仍有所隐瞒!

至少隐瞒了他跟这丫头之间的事。

睿智的眸光在顾寒玦与大丫身上来回的转,试图看出些什么来。

然而,两人皆是一幅坦然模样。

好吧!年轻人的事,不是他一个老人家该去探究的!

他相信小兄弟是个磊落的,也相信这丫头是个做事有分寸的!

神情一松,三人边走边聊,很快便进了大园村地界。电子书吧

日头偏西,田间地头满是劳作的人们。

顾寒玦背着沈海进村的一瞬间,便引来了大家的注意。

“海叔公,您这是怎么了?”

“您老这是受伤了?”

“发生什么事了?”

大园村除了一户吴姓,全是姓沈的,本是同宗。

而沈海在村里,是辈分极高的三个族老之一,且他还是其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一位。

一时间,所有忙碌的庄稼汉全都丢下了手头上的农活,朝顾寒玦这边围了过来。

“受了一点小伤,不碍事,不碍事,都忙活去吧!”

老人家在顾寒玦背上朝众人挥了挥手,不想让人担心。

然而围过来的人却没有一个离开的,反而跟在沈海的周围,关心询问着,一起走向他的家。

看到那一张张充满关切的脸,沈海只得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却没想到,越往村里走,聚集的人越多,关心询问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

毕竟有伤在身,沈海被吵得头晕,很快就现出了疲态,昏昏沉沉的趴在顾寒玦的背上。

知情的人便将事情告诉不知情的人。

到海爷爷家附近时,大人小孩围了几十个,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一个个神情气愤,恨不得替老人家讨个公道的模样,搞得阵仗十分吓人。

谁也没想到,会有些不明所以的半大小孩,先一步跑到海爷爷家通知了海奶奶……

“老头子啊……”

妇人苍老的嗓音带着惊惧的哭腔遥遥传来。

走在人群最外围的凌清浅抬眸便见海奶奶步伐踉跄的从屋内奔出。

喜欢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轻风浅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风浅语并收藏妙手农女:忠犬夫君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