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吗?芷汀。”

虽然这个时候以这样的称呼叫宁紫鸢让顾嫱的心里有些难受,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也必须要忍受。

宁紫鸢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扒拉着手指头算顾淮安和自己成亲到底有几天了,却几乎都没怎么露过面的事情,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顾嫱会突然出现。

她急急忙忙的坐起身来,给门口的人开了门,“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呀?我就刚起来。”

宁紫鸢无论平日里和顾嫱在怎么不对付,在这个结果眼上自己的身份也是宋芷汀,对面前的人都应该要客客气气的,虽然心里憋屈,可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最近这几天他们都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怕冷落了你,所以让我过来陪陪你。”

面前的人都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顾嫱也铁定知道这就是宁紫鸢假扮得了,他起话来也就更方便。

“我原以为是你哥哥后悔要娶我了呢。”

顾嫱本来还想再试探一下,没想到宁紫鸢竟然自己撞到枪口上来说,摆明了就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自然是不会的,哥哥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妻子,绝对是一件好事,只是希望你别多想,他们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你也别多想。”

顾淮安才不想要在这个时候和宁紫鸢碰面呢,为了避免尴尬,他更希望自己这段时间尽量减少和宁紫鸢的接触,免得心里还犯恶心。

顾嫱也非常的明白顾淮安的那种心情,所以就自告奋勇的来稳住宁紫鸢,希望能够将计就计,让宁紫鸢以为自己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骗得过所有人。

宁紫鸢在听了面前的人所说的话之后,心里也就更加放心了,既然顾淮安不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而刻意疏远,自己就还有机会能够继续留在这里。

“其实我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一个人呆着也没事儿。”

如果可以的话宁紫鸢自然是希望可以在这府上自由走动,关键问题是,顾淮安没有自己的府邸,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要求,所以这一次成亲,自己直接就到了聆音阁后面的院子里。

这个地方和聆音阁很近,想也知道他们平时肯定有不少的东西全部都藏在这里,宁紫鸢想要把这些全部都调查清楚,所以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去探个究竟。

而且这个地方距离九王府不远,她还有些事情想调查呢。

顾嫱听到这里就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给自己下了逐客令了,这样也好,自己在暗中跟着宁紫鸢,说不定能查出些别的。

“这样我们就不担心了,我手里也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那我就不在这里陪着你了,你一个人在这附近随便逛逛走走,也不要走太远了,你不认识路,等我得空了再来陪你。”

这几天下来顾淮安都没有露过面,顾嫱一个人要应对这女人,可得小心谨慎。

幸好身边还有一个功夫不错的千秋,有他跟着宁紫鸢,自己也不用太费心。

顾嫱说的话就这样离开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共处一室。

顾淮安这几天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的,从宁紫鸢身上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关于宋芷汀的线索,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他也根本就找不到宋芷汀。

沈千山看着非常焦急的顾淮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人我已经找到了,而且保证现在绝对安全。”

就是因为有这个把握,所以沈千山才不着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有这个心思在这里坐着了。

顾淮安知道面前的人办事很稳妥的,既然他说没事,自己心里多少也都安稳了一些,“只可怜了她一个姑娘家,一心喜欢我,还大老远的跑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还要被劫持。”

顾淮安越想就越是觉得对不起宋芷汀,只想要快一点儿把她救回来。

“我派人在附近盯着呢,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会立刻直接把宋姑娘就出来,不过在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咱们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这边还有一个不知目的的宁紫鸢,沈千山有种预感,这件事儿免不了要麻烦。

不过如果能从宁紫鸢这里得到一些线索的话,说不定很多的状况都会迎刃而解。

“那你能告诉我现在她到底在什么地方吗,我始终还是有些担心。”

论起感情两个人之间确实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情感,可是人家姑娘毕竟是跟着自己来到京城的,这万一要是真出了点什么事情自己可真没办法和宋霖交代。

“这倒是没事儿,不过得晚上了,绑架宋姑娘的这个人心思缜密,而且是你的老对头,估计早就已经对你的一举一动有所了解,就怕还派人在暗中盯着你呢。”

想也知道,这次的事情这么麻烦,肯定不可能是宁紫鸢一个人能够做得到的,除了洛平侯之外,这件事肯定还有沈仲白的功劳。

所以他们从这件事情发生开始到现在,就知道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一些,肯定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可是顾淮安当局者迷却没有想过,这背后还有一个自己的死对头。

“你是说容涟?”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这么恨你?现在人就在他的府上,我可以带你去看,而且可以保证宋姑娘不会出事,可你也必须向我保证,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对他动手。”

如果这么快就对他动手的话,沈千山也不敢保证接下来的事情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所以这话必须说在前面。

这是对于顾淮安来说倒还好,只要能够保证宋芷汀现在是安全的,他可以暂时按兵不动。

“可是咱们两个人如果晚上出了门,嫱儿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吗?”

宁紫鸢的心机深重,顾嫱也未必能够敌得过,这万一要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屋子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顾嫱身手还不及宁紫鸢,免不了是要吃亏的。

“咱们两个人就出去一会儿,应该不会有事。”

沈千山其实心里也很担心,但是宁紫鸢既然来了,就不会这么快的暴露身份,只要顾嫱能够忍住,宁紫鸢那边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那好吧。”

“既然都已经知道人在哪里了,为什么不直接去救啊?”

顾嫱听面前的这两个人说完话之后也有些不理解,让宁紫鸢留在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要打听清楚宋芷汀的下落,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惯着宁紫鸢?

“这里面涉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总之只有你们两个人在这里的时候,你一定要提高警惕。”

“好吧,那你们可早点回来,我可没准备晚上还要休息在这里。”

顾嫱莫名其妙的算是陪了宁紫鸢整整一天了,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确实是在院子里边走来走去,却哪一个房间都没有进。

一开始自己还想让千秋跟着,后来真的觉得是小题大做,干脆自己坐在房顶上看着,可是宁紫鸢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反正你千万小心,我们就去一会儿应该用不了多久。”

本以为这晚上也会相安无事,可是没想到这大晚上的,顾嫱看着看着宁紫鸢,竟然自己还睡着了,这沈千山和顾淮安两个人也算是有意思,说好的就去一会儿,这大半夜的竟然还没回来。

顾嫱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哈欠,看这宁紫鸢的房间已经熄了灯,虽然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可还是觉得不该小题大做,用手撑着脑袋想要在桌子边上靠一会。

可没想到再一睁眼的时候,宁紫鸢房间的门竟然就开了。

因为关门的声音有点大,所以宁紫鸢在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等以为外边的人睡的熟,所以压根就没有注意,本以为自己去了马上就可以回来,却没想到这一次出门竟然发现了这么多自己需要的东西。

沈千山在临出门之前来过这里,拿出了一本账簿,本来想着有顾嫱的看着,宁紫鸢应该也不敢这么大胆进来翻东西。

自己也肯定马上就回来了,所以直接把账簿摊开在桌面上。

宁紫鸢摸着黑进了这一间房间,没想到这上好的证据就摆在自己面前。

这里面是有关送到军队的军饷的内容,如果不是因为宁紫鸢提前调查过的话,恐怕根本不会觉得这个账簿有什么问题。

可是看到了那军饷送到的地方,她心里突然就有了别的想法。

宁紫鸢知道,沈千山早就有二心,被一个不如自己的人压制了这么多年,而且还被沈仲白几次三番的陷害,在一般人看来,早就该造反了,沈千山能忍到今天,真的算是很厉害了。

所以自己曾经在沈千山的身上下了些功夫,调查了一些有关于他的线索。

沈千山经常偷偷摸摸的跑去城外,沈中百估计也派人去调查过,虽然也不曾调查出来什么,可是有了这一本账本,自己最起码可以证明他真的在外边有军队。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半夏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夏浮尘并收藏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