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珍的肆意妄为,是因为母亲和姐姐的呵护。

她和弟弟萧璟,从小到大都很是无法无天。

如今萧璟在学堂里,同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但姐夫李希任是个武人,所以至少在李家还能保持一副乖巧听话,唯唯诺诺的模样。进了学堂,就整个无法无天起来。

据说连很多门第比萧璟家高的孩子,同样乐意带他玩。因为这孩子有股混不吝的劲头。

区别在于萧璟是男孩,而萧珍是女孩。

身为家中唯一的男孩,长大了要支起门户。萧钰培养他,天生就在为丈夫培养帮手,为自己栽培后路。

萧珍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甚至就订亲来说,都有些偏大了。一年比一年更难觅得如意夫君。先前好几次没有成功,或许状元郎就是眼前最好的机会。

这次错过状元郎,日后恐怕相亲的对象就会一路走下坡。

李希任是依靠皇上发家的独狼,不像孟大人或者程家,桃李满天下,人脉关系深厚,能搭上各路名门和英才子弟。如今这局面,他已经尽了姐夫的责任。

这还是在他跟萧钰感情不错的份上。

李希任当然有自己的小妾和逢场作戏的对象,不过他对萧钰还算尊重。萧钰固然失去夫家作为臂膀,终究还能给他一些去世父亲人脉和交际场上的支持。

感情的基础都是利益。

所以萧珍终究要走出姐姐呵护的那一步。

就算她们的父亲还活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萧钰从前口头上无论如何讲,萧珍总不放在心上。

她如今就是要用行动叫萧珍知道,过去无忧无虑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她就算踢着,骂着要把妹妹赶出门,也要逼她学会独立生存。

感情的基础是利益的真相是,没有利益,恐怕连亲情都不会长久。

看着茫然无措,似乎还在努力消化、理解自己话语的萧珍,萧钰决定说得更直白点。

“珍儿,你已经不小了。你听说农夫捡苞谷的说法吗?”

“一开始朝前走,总能捡到越来越大的苞谷。”

“于是觉得下一个总归会是更好的。渐渐对当下能握住的东西都看不上眼。”

“忽然得到了最好的果实。这时候依然会想下一个,下一个才是最好的。”

萧钰轻轻抚摸着萧珍的秀发。萧珍瑟缩了一下,最近姐姐这样的举动越来越多,叫她想起父亲生前的时候。而非母亲。

三个姐弟里,萧珍和萧璟的性子都像母亲,唯有作为长姐的萧钰,无论成熟的性格,甚至动作姿态,都更像父亲。

虽然萧珍记忆中父亲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但萧家老大曾经也是中了科举,在京城的官场上谈笑风生,有着大好前程的人,甚至压过如今萧淳风一头。

可惜英年早逝。

从此萧家大房就一天比一天沦落。

萧钰脸上仿佛隔着层薄雾,看起来离自己既近又遥远。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下一个才是最好的。永远都会有更好的在等着自己。其实眼前的已经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神医毒后:邪王独宠狂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神医毒后:邪王独宠狂妃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神医毒后:邪王独宠狂妃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医毒后:邪王独宠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竹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里并收藏神医毒后:邪王独宠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