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南宫玖黎忙出声问道:“你怎么样了?”

魏一风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见到他这般模样,南宫玖黎像是想到了什么,蹙眉问道:“一风,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没有服药?”

“黎儿,早在你醒来之前我就已经用过了,只是我的伤可能要严重些,所以才会这样,你不必太担心。”

听到他这话,南宫玖黎拧眉,摇头道:“一风,你不要再骗我了,我好歹也是个炼丹师,你有没有服药,我还是能看出一二来。”

“我……”

魏一风顿时语噎,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根本就没有服药对不对?”

魏一风沉默不语。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难道不知道你身上的伤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吗?!”南宫玖黎质问出声。

闻言,魏一风当即便笑出了声。

见此,南宫玖黎当即便被气笑了,伸手锤了他一拳,“你还笑!”

魏一风伸手抓住南宫玖黎的数,满脸柔情的看向她,正色问道:“黎儿,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我……”

说不担心是假话,可说担心……

见状,魏一风眼角的笑意更甚,他就知道,他的黎儿心中是有他的。

她担心着他,她和他一样,都害怕对方的离去。

因为爱而难以割舍。

“黎儿……”

“你快点吃药啊!”南宫玖黎催促道。

“黎儿,我真的没事。”

见此,南宫玖黎问道:“你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不肯吃?你是不是……是不是想把这些丹药留给我……”

魏一风微怔,果然他的黎儿还是那般的冰雪聪明,一猜即中。

“黎儿,此刻我身在地牢中,什么时候出去已经成为一个未知数,这药是给你救命用的,用一颗便少一颗,我不能这样,我想看着你平安无事,你明白吗?”

谁知听了他这番话,南宫玖黎当即便怒了,“魏一风,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说你让我给你一个机会,我给你了,可如今你又在做什么?!

你说过你会爱护我、保护我、呵护我一生一世,可你如今在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倘若死了,我出去以后便随便找个人嫁了。

之后,我再自刎于你的坟前,我要让你这一生都不得安宁!我……”

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被魏一风一把拉入了怀中。

魏一风紧紧的抱住她,道:“黎儿,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他发现,他的心真的很小。

方才听南宫玖黎提及这话,他只觉得他嫉妒的发疯。

嫁给别人?

不!不可以!

他怎么忍心她这般糟蹋自己?

他做不到。

南宫玖黎挣扎道:“你不要以为我在说笑,我真的会这么做!”

“我知道……我知道……”

南宫玖黎一向言出必行,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说过的话。

“黎儿,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南宫玖黎作势瞪了他一眼,道:“那你到底吃不吃药?”

“黎儿喂我?”魏一风笑道。

“你……你的手又没有受伤!”

都伤成这样了,如今还有精力同她开玩笑?

魏一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南宫玖黎说道:“可我想黎儿喂我吃。”

南宫玖黎:……

这人当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此刻她很想回他一句,不吃拉倒!

但是想起他方才不肯吃药的模样,还是没将那句话说出口。

末了,她伸手拿过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乳白色丹药,递到魏一风嘴边,“张嘴。”

还没等南宫玖黎将丹药投递到魏一风嘴里,魏一风便一个低头喊住了那颗丹药,连带着将南宫玖黎的手指也含进去了。

南宫玖黎:!!!!

感觉到那温热的触感,南宫玖黎像是一只惊弓之鸟,连忙将手缩了回去,连带着略显苍白的面容也渐渐爬上了些许红晕之色。

然而魏一风则像是吃了蜜糖的小孩一般,神情得意又满足,“谢谢黎儿。”

“流氓!”南宫玖黎低声吐槽道。

闻言,魏一风也不恼,凑身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道:“黎儿放心,我只对你一人如此。”

此话一出,南宫玖黎只觉“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脑子里炸开了,一时间令她觉得头昏眼花的。

原本她以为到了他们这样的年龄,心应该**沉淀下来了,没想象如今竟跟个花季少女一般,只因为对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怦然心动。

“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没有半点正经的。”

说着,南宫玖黎便作势将魏一风推开,整个人也跟着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见此,魏一风只当南宫玖黎是生气了,忙出声说道:“黎儿,你不要生气,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说就是了。”

闻言,南宫玖黎缓缓转过头来,唇角微勾,伸手锤了他几下,道:“呆子!傻瓜!你是天底下最大的笨瓜!”

他从哪里看出她生气了?她明明就没有是生气好吧?

见到南宫玖黎这般模样,魏一风便知道她并没有生气,这才重新展了笑颜。

随后,魏一风便将南宫玖黎揽入了怀中,略微激动的说道:“黎儿,谢谢你……”

谢谢你能如我喜欢你一般喜欢我,谢谢你对我的纵容,谢谢你能让我拥有这般美好的你。

“呆子!”

虽然地牢里的环境很恶劣,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却莫名的为地牢中染上了一丝温馨……

奚玖月三人回到房间。

“这个小狼崽子,他竟然跟那么对待玖姨和魏主任!”小儿愤愤不平的说道。

奚玖月辩证的看待,“从妖界的角度上来看,他也是职责所在。”

小儿道:“他这就是生性多疑,好人坏人傻傻分不清楚。”

“看到玖姨他们在地牢中的情况不是很乐观,看来我们不能再等了。”

小儿点了点头,道:“染染你说,要我怎么做?”

“你到时候就这样………”

听奚玖月说完,欧阳凌轩轻笑道:“小月儿,他们竟然能在边关当值,法力定实深不可测,你这般行径,只怕未必会有效啊!”

“你有更好的主意?”奚玖月偏头问道。

“我们可以这样………”

说完,奚玖月和小儿眸光微亮,皆止不住的点头。

“凌轩,没想到你才是深藏不漏啊!”

“那我如今这般,小月儿可喜欢?”欧阳凌轩笑着出声问道。

奚玖月:……

“呃……我们说正事……正事,呵呵。”

呜呜----,她现在是真的害怕了。〒▽〒

害怕欧阳凌轩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撩拨她!

接下来的这几天里,为了不引起风狼的怀疑,小儿和奚玖月将这整个驻扎地的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

“逛了这几天,也着实没什么意思。”小儿状似无意的吐槽道。

闻言,风狼道:“若是觉得没有意思,你可以随便寻个事情做,兴许能解解闷。”

听到这话,小儿当即便像是找到了什么乐趣一般,“咦----,你说的对,只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如你们陪我一起玩吧!”

风狼豪不犹豫的拒绝道:“不行,我们要看守边关,岂能容你胡闹?”

“你放心,我不会干扰你们的工作的,我只是想着我这两天可能就要走了,所以想跟大家告个别,也趁此机会好好热闹热闹。”

“你要走了?”风狼蹙眉问道。

他也不知是何时好像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整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抱怨这抱怨那。

想到她要走,心中竟不知怎的空落落的。

想她来到这里应该也有小半个月了吧?

哎!果然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小儿点了点头,“是啊,我在这里待得够久了,我离家这么长时间,也该是时候回族中看看了。”

“嗯。”

“那你这是答应了?”

说着,小儿一双黑眸中盛满了期望之色。

原本风狼还想拒绝,但触及到小儿那双期待的眼神时,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点了点,答应了她的请求。

见风狼答应了,小儿整朵花当即便掉了起来,道:“你真是一只好狼!好狼长命百岁哦----”

“咳咳咳,我如今已经五千多岁了。”

奚玖月:……

直男狼无疑了。

小儿:……“这里的百岁只是个确数啦!”

“嗯,玩的开心。”

“好的,那我这就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说着,小儿便和奚玖月转身出了房间。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大家倒也还算相熟。

只不一会儿时间,众妖兽便都知道了,小儿三人这几天便要离开了,所以今天晚上打算弄个送别宴。

听到这话,妖兽们二话不说的都说要参加。

男妖兽大部分则是舍不得奚玖月,女妖兽大部分则是舍不得欧阳凌轩,然而还有一部分则是舍不得又飒又霸气的小儿。

夜晚。

众妖兽铺席而坐,每只兽前面都摆上了美味珍馐,蔬菜瓜果,颇有一种过节的既视感。

因为害怕喝醉,众妖兽喝的都是米酒。

酒过三巡,小儿见差不多了,便出声提议道:“喝酒吃肉也算是美事一桩,但若是没有歌舞相助,岂不寡淡无趣?”

话音刚落,便有人附和出声道:“小公主所言极是,只是我们这边关之地,大多都是一群糙老爷们,哪懂得什么歌舞啊?”

小儿顺着他的话说道:“你们不会,但本公主的丫鬟小厮会啊!他们两人可是本公主花了高价雇过来的,礼、乐、射、御、书、数,无一不精,歌舞什么的自然也不在话下。”

“难得小公主有此雅兴,不如就让我们舞上一曲吧?正好也叫弟兄们开开眼。”

闻言,小儿满脸笑容的看向身边的风狼,道:“你觉得如何?”

“随便。”

说完,风狼便不再看她,只径直的端起眼前的米酒微微抿了一口。

而这会儿小儿全然没有看见,风狼在喝酒时那微微勾起的唇角。

得到风狼的赞同,奚玖月何欧阳凌轩两人当即便来到了场地中间。

欧阳凌轩手中夹着一把凤尾琴,素手落入琴弦之间,悦耳动听的琴音自手指中倾泻而出。

而随着琴音的奏起,奚玖月那曼妙的身姿应声而动。

“丛林小筑,竹叶青青夕阳迟暮,

三巡酒过,白衣友还如故。

迷蒙山雾,琴声漫过了山峰去远处,

银辉照,繁星似棋九天布。

空山新林归鹧鸪,

油灯下他著新书,

前尘往事笔触,不过酒一壶。

空山新林归鹧鸪,

世间繁华梦一出,

唯有过客匆匆归山间长住。”

舞姿动人,音律唯美,歌声更如黄鹂出谷一般悦耳动听,余音绕梁,令人久久不能忘怀。

渐渐的他们仿佛已经置身于那清幽静谧的山林间一般,他们好像还真见到了迷蒙山雾、漫天繁星,还听到了鹧鸪的叫声……

在场的众妖兽们竟一个个的都看待了。

说实话他们还真从未见过这般美妙的表演呢!

饶是见惯了场面的风狼此刻也不由得为之而喝彩。

舞美,曲美,歌美,人更美。

而此刻,场上的表演仍在继续。

“松间寒露,雀鸦声声琵琶作赋,

衣袂飘拂,小阁清风频顾。

闲庭信步,枯叶覆盖了青色石板路,

隐幽谷,遍寻仙鹤双栖处。

空山新林归鹧鸪,

油灯下他著新书,

前尘往事笔触,不过酒一壶。

空山新林归鹧鸪,

世间繁华梦一出,

唯有过客匆匆归山间长住。

………………”

伴随着歌声,众妖兽无一例外都像是陷入了美梦中一般,嘴角微微勾起。

见此,奚玖月和欧阳凌轩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小儿小心翼翼地伸手在风狼的肩头上戳了戳,道:“喂!小狼崽子,你醒醒,你醒醒啊!”

确定对方唤不醒,小儿这才冲奚玖月点了点头。

原本,他们一早就在这些酒菜里面下了一些无色无味的迷幻药物,原本就是想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晕过去。

但后来为了以防万一,欧阳凌轩提出来这个演出的点子,吸引他们的注意,不至于太过突兀。

《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8言情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8言情小说网!

喜欢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请大家收藏:(88yanqing.com)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88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梧桐松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梧桐松雨并收藏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最新章节